你好,歡迎來到爽露爽米酒!今天是:
全國免費服務電話:0712-2339698
公司新聞
新聞動態News Center
當前位置: 首頁 > 新聞動態 > 公司新聞
孝感米酒哪家強?答不上就對了

“開壇千君醉,上桌十里香”,米酒(又稱米釀、醪糟)的誘惑正是如此。而湖北省孝感市,正是米酒發源地和國內最大米酒產地。


不過,就如房縣黑木耳、襄陽大頭菜、隨州泡泡青一般,孝感米酒也面臨著“地域品牌強、企業品牌弱”的現象。“孝感有這么多牌子的米酒,哪些牌子比較好?”面對這類提問,孝感人常常不知如何回答。


在供給側改革背景下,孝感米酒這類特色農副產品如何進一步做大?《支點》記者近期走訪當地龍頭企業、了解產業發展脈絡,以期總結出一些經驗。

111.png

米酒發源地


米酒在我國已有1300多年的歷史,而孝感米酒最為知名。《孝感縣志》記載,米酒“成于孝,始于宋。后多效之,而孝感獨著。”


近期,《支點》記者前往孝感,親身感受“米酒發源地”的魅力。


1月29日早上9點,記者抵達孝感后,前往槐蔭酒樓。這家酒樓曾叫“孝感米酒館”,是當地人眼中最正宗的米酒館。


孝感盛產優質糯稻,由糯米制作的米酒,幾乎是每個市民早餐的必備品。這家酒樓的菜單品類豐富,共有清湯、糊湯、蛋花、蓮子、百合、奶油、銀耳、葡萄干、桂圓肉9種口味米酒,價格3-5元不等。


在米酒檔口,孝感米酒制作技藝傳承人魯建群用紫銅鍋煮著米酒,配上發酵的湯圓面、桂花、紅棗等調料,一碗頗具特色的米酒就出鍋了。


魯建群告訴《支點》記者,這種糊湯米酒是只有在孝感才能吃到的味道,里面有打散的湯圓,糯性剛剛好,但不能放太久,得現做現吃。


魯建群還培養了不少學生。在傳統米酒基礎上,他們還研制出了花樣米酒,加入西瓜、火龍果等,做成了水果米酒……


早餐后,在槐蔭酒樓對街菜場,《支點》記者來到王愛榮經營的一家用傳統方法釀制米酒的作坊。作坊面積只有十幾平方米,每天卻能賣出兩三百斤米酒。


孝感米酒由四大要素構成:傳統蜂窩酒曲、朱湖農場珍珠糯米、城隍潭地下水和特殊的加工工藝。王愛榮的母親徐菊香,正是蜂窩酒曲傳人。


“簡單來說,先將糯米洗凈浸泡,再蒸熟,然后撒好酒曲進行封閉發酵,直到有酒汁溢出就能食用。”王愛榮對《支點》記者說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孝感除了保留了這些能體現發源地特質的市民生活習慣、傳統工藝外,在產業化方面也頗具成效。


湖北爽露爽食品股份有限公司(下簡稱:“爽露爽”)董事長余友華告訴《支點》記者,孝感目前是全國最大的米酒產地。其中,規模最大的企業便是爽露爽,去年銷售額1.8億元,凈利潤約2000萬元。


余友華另一身份是孝感市酒類協會會長。要知道,大部分國內城市的酒業協會會長要么來自白酒領域,要么來自啤酒或葡萄酒領域。而孝感,由米酒行業代表擔任協會會長。



222.png

孝感人普遍相信,只有這種蜂窩酒曲,才能釀出具有孝感風味的米酒。


從價格戰到“品質戰”


不過,具備“發源地、最大產量”兩個標簽的孝感,在米酒進入產業化階段時,曾一度陷入“價格戰”的窘境。出生于1962年的余友華,曾親歷這一過程。


“米酒有上千年歷史,以前要么是家家戶戶自己做,要么是小作坊做。真正產業化,是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。”余友華說。


1993年開始,余友華先后在湖北神水集團、孝感麻糖米酒公司等國企工作。前者主營業務為啤酒,后者為麻糖及米酒。


由于長期負責銷售,余友華經常去廣州、深圳等市場經濟發達地區。隨著見識的增長,他心里也有了當老板、開公司的念頭。


本世紀初,麻糖米酒公司改制,余友華辭去職務,在2002年聯合一些老同事,湊齊17萬元創建了爽露爽公司。


“叫爽露爽,是希望讓人們喝了‘爽心又爽口’。”余友華說。


當時在孝感做米酒生意的民營企業并不少,但產品研發、管理上,還是國有企業更有積累。余友華把過去經驗運用到爽露爽之中,尤其注重品控。


但這一舉措,與當時的市場環境卻沒有那么契合。


由于米酒行業市場進入門檻低,投資者蜂擁而上。隨著產能過剩,該地米酒行業開始步入以降價促銷為主旋律的混戰階段。


“我一直很反感價格戰,因為價格戰意味著拼成本,而拼成本很可能導致偷工減料。”余友華表示,固態物占比、包裝質量都影響著產品成本,“有些細節消費者很難感知,這些都考驗著企業良心。”


如何在不拼價格、不降低品質的情況下打開市場?


余友華研究發現,當時幾十家孝感企業都將本省作為業務發展重點,但省內市場畢竟有限,一旦存量被瓜分完畢,就難免陷入過度競爭。


如何破題?一者,將市場聚焦于全國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廣東、四川等地;二者,改變以批發為主的傳統模式,大量拓展商超渠道。


“實施后效果挺好,在長三角地區產品銷售情況一直很不錯,現在我們已經跟各地區域性商超及沃爾瑪、麥德龍等全球連鎖品牌建立了合作。而且商超渠道對品質要求更高,反過來促進我們進一步提升品質。”余友華說。


久而久之,這些做法也被大量同行吸收和采用。


到如今,孝感米酒不但走向全國,更走出了國門,出口到歐洲、北美、東南亞、澳洲等。而賣得越廣,價格戰才越可能變為“品質戰”。


333.png


“最核心的反而最難堅持”


品質戰如何打?品質、品類、品牌必不可少。以爽露爽為代表的孝感企業在這“三品要素”上也有諸多探索。


孝感米酒制作工藝要經過浸米、蒸飯、攤飯、拌曲、落缸、裝壇等程序,家中自制、現代工廠大致都遵循這一流程。不過,工廠的衛生、技術標準更為嚴格。


一袋袋糯米到達爽露爽工廠后,先是經過篩米環節。篩米車間中央有臺機器,能根據顏色、形狀和材質,將色澤不佳或太過細小的米粒挑出來。


余友華表示,這種機器一般只有米廠才會用,米酒企業很少購買,“之所以采購,主要是為了讓原料品相、質量更好。”


此后的浸泡、蒸煮、發酵等環節,按防菌要求,《支點》記者經洗手、涂消毒液、穿上消毒服裝后,才能進入車間。


糯米先經過浸泡,再平鋪在傳送帶上勻速通過封閉式蒸柜,走到盡頭大概需要20分鐘,恰恰蒸煮到位。此后,傳送帶上方會自動灑下蜂窩酒曲,并由機器將糯米分割在一個個方形鐵盤中,由工作人員集中進行封閉,放入發酵室內。


發酵成熟后,工作人員則會檢測每批產品的甜度、酒精度等,加入一定量的水進行調配,保證所有米酒的口感、質量都是一致的。在此之后是自動化包裝環節,生產線先將米酒傳輸就位,然后經充填、封裝變為各色各樣的產品。


據了解,如今擁有自動化生產線的當地米酒企業不在少數。


標準化可以較好確保產品品質,但個性化往往才是捕捉消費者心理的關鍵。品類方面,孝感企業也在不斷推陳出新,累計開發了早餐米酒、米酒汁、果凍米酒等多種類型的產品,滿足商超、餐飲、電商等多種渠道用戶的需求。


444.png

包裝環節的檢測


值得注意的是,不少企業近年推出了果凍包裝、單個重量50多克的米酒。這一產品創意,最早也來自于爽露爽。


“2014年,我們與零售連鎖品牌良品鋪子建立合作,共同開發出果凍狀包裝的‘良品米釀’,單品累計銷售額超過4300萬元。”余友華說。


傳統米酒都是玻璃瓶罐裝,吃起來并不方便。而良品米釀將米酒“零食化”,既能直接吃,又能添熱水沖著吃,頗受吃貨歡迎。


與良品鋪子的合作,也讓爽露爽的品牌得以“借勢”。


“以前出去談生意,自我介紹就得花好久。跟良品鋪子合作后,說我是良品鋪子供應商就行了,別人一聽就覺得安心。”余友華說。


2015年,一家湖南客戶最早通過良品鋪子找到該企業,最終達成合作,至今雙方合作費用以每年20%速度遞增。在江西、成都、南京,都有同類案例。


此外,爽露爽還在2016年邀請知名影視演員海清擔任品牌代言人。在孝感米酒行業,找明星代言的這是頭一遭。


對以上做法,余友華并不覺得應該藏著掖著,面對媒體他也會詳實說明。


就如他所言,一個行業圈子里,大家都會互相學習,但最核心的反而最難學,或者說最難堅持:“一是長期耕耘,二是狠抓品質,三是貼近消費者。”


555.png


不能讓“劣幣驅逐良幣”


挑戰依然存在。


很多消費者的普遍印象仍是知道孝感米酒很好,但不清楚哪個牌子更好。


這種情況并非孤立。除孝感米酒外,房縣黑木耳、襄陽大頭菜、隨州泡泡青等湖北地方特產,都存在“區域品牌強、企業品牌弱”的現象。


余友華表示,當一個區域品牌根深蒂固之后,企業再想獨立于區域品牌外把企業品牌打出去,確實很有難度。


尤其是冠以地名的商標,一般由當地行業協會或相關事業單位所有,再通過一定程序授權給符合資質的企業使用。這一過程中,會有不少難以把控之處。


譬如2001年,“孝感米酒”成為湖北省首個以地理標志注冊的商標,所屬部門為孝感麻糖米酒行業協會。該協會可按一定規則,讓會員企業使用商標。


一位業內人士指出,許多企業使用這一招牌,圖的是利用這四個字樹立起知名度。但當市場上出現眾多的“孝感米酒”時,反倒失去了品牌效應。


最后,大量企業都啃“孝感米酒”這塊牌子,但不愿在企業品牌上投入太大財力,甚至不出拿出一個響亮的宣傳語。


“而且雖然都是會員企業,但也存在質量、品質差異。這種情況下,大家一損俱損。”該業內人士如是說。


這種背景下,余友華的選擇是主打爽露爽這一自有品牌,“不過我們也不是不提孝感米酒,產品產地上會標注孝感。”


上述業內人士則表示,下一步,孝感在“孝感米酒”品牌使用權方面應有更加嚴格的標準,不能讓“劣幣驅逐良幣”。


另一挑戰,則在于企業們如何滿足消費者需求,做出更多高附加值的產品,以及迎合當前新零售的趨勢。


第一代創業者都在慢慢老去,這些挑戰大都得交棒第二代的孝感米酒人。余友華之子余翔就是其中之一——1987年出生的他,如今已擔任公司高管。


采訪中,余翔與《支點》記者也聊到了未來的可能性:比如孝感糊湯米酒還未實現工廠化生產,是否能研發出相應產品;比如米酒能否應用在化妝品領域,做出“米酒面膜”;比如會不會選擇多位形象代言人……


“年輕人接受新生事物更快,也比我們更有沖勁,孝感米酒下一步發展,就看他們的了。”采訪最后,余友華如是說。


END


支點財經(原創)  記者丨蔣李   編發丨吳玲



版權所有:上谷網絡